“哎!”她响亮地回答。

         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同学们在讲台下各有各的小动作。

  “哎!”

        这场“战争”可绝不是我来引发的,我可是那种敌不犯我,我不犯人,而且很多时候还是敌若犯我,我也不犯人的乖学生。

  我差一点就被这个“酸菜缸子”闷坏了,我正准备翻白眼说:“我跟你很熟吗?!”她喜滋滋地跟我说:“如果你当上班长你就罩我,好不好啊。”我看着她充满期待眼神说:“那如果你当上班长了呢?”“这还不简单啊,那我就罩你呗。咱俩谁当班长不都是一样的吗,你说对吧。”我突然装作很老成地说:“嗞嗞,真像个孩子啊。”

        可恶真的好可恶!好不容易在小学的时候可以不在一个班了,现在突然又分到了同一个班,真是倒霉!

  “小伍子!”

          这不,我就在和坐在我旁边的那个不友善的孩子正激烈的搏击着。我们当然不是像那些电视上的拳击手那样你一拳我一拳的打,而是你掐我一下,我再掐你一下,没完没了地僵持着。

  (五)这世界总会有残缺

      “现在,我们来说一下班干部的名单,这份名单我是根据你们之前的老师反馈给我情况去进行选择的,因为是刚分班,所以就按照这个暂时安排。等下学期,大家熟悉了以后进行一次公平的班干竞选。”

  当我终于目送袋子回办公室时,伍跑到我桌子旁并且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凳子,面对着我坐下了。我一向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那会让我觉得钻进了一个没有氧气的酸菜缸子里。

        “班长是陆莉莉,副班长为李佳佳,和吴志华,学习委员是邓廷浩,语文课代表是…数学课代表是李嵘…英语课代表是陆_莉莉。”班主任停了一下接着说:“这些都是基本的安排,至于各科的组长由各科的老师进行安排,班长负责记录。”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筱筠?哦!是你啊!”突然插进一个男孩的声音。是从李佳佳的右边传来的。

  我想这个画面就像电视上某个女主角回忆起以前时,这个世界总会施舍给她几秒慢进。两年后我想起这幅画面时,我都会清楚记得那个时候,黑板上的粉笔一点点掉落在她干净的短发上;我的坏凳子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走廊上几个男生打闹的声音;隔壁班的女生互相谩骂的声音;隔我们班很远的水龙头又被打开了的声音。那是一幅多么温暖又美好的动态图画。可我不知道,几年后我想起这个场景时,我都会红着眼眶,狠狠骂一句:“都是她活该!”

   忽然,我的背被后面的人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我转过头,一个长得很秀气的女孩,亲切的对我说:“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呀?”

  就如现在,我站在讲台上发表当班长竞赛演讲时,望着底下黑压压一片脑袋。就算是萝卜青菜,我也不知道他们所属品种。我的腿甚至在疯狂地颤抖着,但我听见我的声音一丝不颤地,甚至带点自信地说出每一句我想说的。我有点想抽自己一巴掌,何必这么折磨自己呢,心里明明已投降无数次了,我的笑容却始终挂在脸上。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有勇气来一个陌生人领地说我要当领导者呢?我会说,我不知道,我只想要他们知道当我踏进这里时他们对我的讽刺,是不对的。

        不过,现在等我仔细看看周围的同学,好像真的有幼儿园的同学呢!

  “小伍子!”

         可是,男孩似乎没把这当回事,而且还将我的警告当作透明,发起第二次的“进攻”。 这次,他掐的更用力。我还是忍着,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原先以为我不理睬他,他就不会继续下去,结果,是我把他想的太好了,这个男孩不是一般的坏。

  “哎!”

        在这番话中,有个名字一直在我脑海里响着,邓廷浩,邓廷浩,邓廷浩…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邹老师把我们班79票都胡乱塞进了一个袋子里,我用眼神想把那个袋子烧毁。小学选班干部的时候,老师都会当场选票。从不会像现在这样着急,我紧紧地盯着那个袋子,感觉决定了我这三年的地位。

         是他吗?

  狮子座其实并不像曾轶可唱的:“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那样的温驯可爱。我知道狮子座的缺点:狮子座极其爱慕虚荣,热爱自尊,嗜爱面子。这些缺点就是狮子座的阴暗面。只有他一个人清楚,这些缺点在他身上表现的是多么淋漓尽致。只有他清楚,每当他看见自尊被别人不小心染上灰尘时,他的每一个细胞都会咆哮或者撕心裂肺。可当别人注视着他的时候,他表现得什么也不在乎。像个散落尘世的旁观者。

           

  说着,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我突然觉得她好像不像其他人那么讨厌,起码她是这个班里第一个主动跟我说话的人,我想要是其他人看见我这个臭脸,肯定跑的远远了吧。

         

  “小伍子!”我突然叫她一句。

     “ 好了,同学们现在坐好了,现在呢,我们已经安排好座位,那一个班集体,肯定需要班干部去组织。”

高一:肖一笑

      话说,这黑胖子是我的幼儿园同班同学,他可是班上的捣蛋鬼,还专门欺负一些弱小的同学,恃强凌弱。虽然我没被他欺负过,可是却经常被他嘲笑我的脸好胖,像个烧饼。

  …………

         在我还在寻找那个男孩的时候,上课铃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