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中只是有钱又有手机的时代?

  (十九)小花可真不识好歹

  我其实很反感老爸叫我起床的这种方式。

  在邹老师没收了我的手机后,我悲愤地把刘小三骂了一顿。

  他深陷于在睡梦中折磨我的这种方式,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重复过一种方法。就像现在这样:他抓着我的手把它竖立起来,然后看着它顷刻间软瘫在床上,就像一堆反反复复堆起而又倒下的积木!在梦境与现实之间徘徊的我,在心里欲哭无泪地呐喊着:“我求你了,能不能不要折磨我了。”实际上我全身用不上了一丝力气。

  其实好像还真不关她的事,是我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掉了出来被邹老师看到了。而我没来得及下QQ与删短信。满当当的的短信让邹老师有了没收手机的理由。

  我内心的小怪兽终于愤怒了,我在一个伶俐的翻身后,用尽全身力气把他踢下了床。随着他“哎呦”一声我矫健地跳下了床。

  我曾经一度认为没有手机我就会跳楼自杀之类的,可是我还是很淡定地活下来了,并且继续坐在267上课。

  这最后的起床方式是一尘不变的,只是我想不清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爸这么“乐此不疲”。

  转眼间我的座位从三组换到了九组,从四楼的窗口偷偷看下去,可以看到几个男生在光着膀子打篮球;可以穿过一个操场看见对面教学楼里周和几个女生笑笑咧咧;可以看见教导主任梳着油亮的头发穿过操场;又或者可以看见几个学生往老教学楼后的厕所不要命地奔去。总之,坐在九组的福利还是蛮多的。

  简单洗漱后,我背上昨天妈妈给我买的新米奇书包,拉着妈妈的手离开了家。彼时我还只有十一岁,你不可以笑我一尘不染的单纯。但对于幼小的我也潜意识地感觉今天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当然啦,不是因为今天我背了新书包,更不是因为我妈难得早起一次送我上学。这关乎于一个赌注。

  下课后,我的视线依旧透过玻璃窗停留在外面的世界里。

  一想起刘浪对我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我已经把心里画着他脸的小人打得面目全非了。那么,刘浪跟这个赌注有什么关系呢?这关系可大着了,从小学毕业那天开始,他就嚷嚷着要我初中的日子不好过,刘浪是个狠角色,唯一一个让我这个在小学横行霸道的人物看见他绕道走的人!总之就是很令人头疼。

  身后一片嘈杂,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几个女生的嘴巴一张一合谈着天南地北的八卦,好像说到了隔壁班转来了一个长头发的清秀妹子;说到了邹老师的外号;说到了对面教学楼的某男生打篮球特别帅。然后,我就听到了“班长”两个字。我的视线从对面老教学楼那收回了,定格在窗口处的一滴蚊子血那里。

  开学前几天,我就跟他打赌:如果初中他与我同班,他就要欺负我三年不准有怨言,而如果我和他不同班,他要承认他是猪。

  第二节课下课,刘小三叫上我说要一起去买农夫山泉。想想好久没有下过楼了,我勉强地点了点头说,叫上小花吧。

  夏天的聒噪,让我很是烦躁,明明只有一点点路程(我家与初中学校只隔了两栋房子)我却感到无比漫长。我曾无数次路过这里去小学,每次路过的时候我都忍不住盯着那些比我高一个头甚至两个头的哥哥姐姐看,真羡慕他们从口袋一下子就可以逃出五块钱(不是我穷,那时一块钱够我吃几天的零食),真羡慕他们有手机(我知道在很多人的右口袋里会突出一个方块是手机),然后我就定义:初中就是有钱又有手机的美好时代。

  最后还是我们四个下了楼,怎么是四个了呢?很不幸的是,当我们叫小花下楼的时候,她正在和伍婧媛聊得十分热火。有一种食物反胃的感觉!我故意冷落她们,而是和小三走在了前面。小三似乎意识到什么贴着我的耳朵说:“小花可真不识好歹啊。”我耸耸肩表示不在乎。

  要到学校门口需要经过一个窄窄的小巷,我和我妈费了很大力气才穿过了厚厚的人群,一个拐角就看见学校大厅,那阵式可把我吓坏了:大厅两边贴着一排红纸,不知道的以为是哪家出的喜讯。而红纸下头是一排密密麻麻的脑袋。

  第二节课下课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小卖部里人潮人海好像随时会把我淹死。刘小三可不管那么多抓着我的手就钻进去了,我感觉快要窒息了。当我脱离人群的时候,我大口大口对外吸气,刘小三却顽强地在人堆里寻找自己的猎物,此时我看到伍婧媛和罗小花站在学校大厅里依旧“笑夏风”。

  妈妈挣开我的手卷起袖子拍拍我的脑袋说:“快去找,看哪个班有你的名字”我看着前三排后三排的人群愣了。我妈倒是不管我直奔最好的班名单去了。突然一阵阴风从我身后袭来,我假装不知道不认识,拔腿就扎进了人群。我努力使自己变得不起眼,可通过人群缝隙我清清楚楚看见刘浪穿着金黄色的球服轻蔑地看着我的方向。

  我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了,而我也终于意识到一个男生站在我身旁捂着肚子不顾形象的张开嘴大笑。

湖南娄底冷水江市冷水江市第一中学442班高一:肖一笑

  我走过去狠狠踢了他的腿肚子,他疼得捂住了脚。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刘浪终于不笑了,只是面部很扭曲地说:“我要跟你说个事,很严肃地说。”

  难道翻白眼就是很严肃吗?我转过头看着伍婧媛的方向说:“行啊,我们两个出小卖部说”。说完我就走出小卖部,小卖部和学校大厅只有几步的距离,刘浪一个大步就追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