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多番寻找未果后,我残忍地离开墙壁,让我后三层的人“|哗”的一声散开了。我很识趣地一边走一边赔笑说对不起,可他们竟然骂都没骂我一句,迅速地恢复队形。只是没有我的人群顿时显得宽松了许多。

  “行。你记得你答应我的啊。”刘浪眯着眼就从伍婧媛身边走过去了。他没看见伍婧媛,可我相信伍婧媛是看到了的。我又返回小卖部跟刘小三一起回了教室。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曾经一度认为没有手机我就会跳楼自杀之类的,可是我还是很淡定地活下来了,并且继续坐在267上课。

  我开始趴在墙壁上一张一张寻找我的名字,我不禁佩服自己强大的抗压能力。后三层的人群被我一点一点的挪动挤压而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其实我实在不想承认,我是个胖妞,但起码我是个灵活的胖妞!

  这世界太黑暗了!

  “什么呀。邹老师那个班现在才是我们学校最好的班级,刘老师以前没当过班主任,指不定是个幌子呢!还有,我没看见你的名字啊,不过刘浪,罗博远,邹西健都在刘老师这个班”

  最后还是我们四个下了楼,怎么是四个了呢?很不幸的是,当我们叫小花下楼的时候,她正在和伍婧媛聊得十分热火。有一种食物反胃的感觉!我故意冷落她们,而是和小三走在了前面。小三似乎意识到什么贴着我的耳朵说:“小花可真不识好歹啊。”我耸耸肩表示不在乎。

  终于,我自己一个人跑到人群里,在一个我连班主任名字都不知道的班级名单里,找到了我的名字。我又感到一阵眩晕。可等接下来我把班级成员看清楚后,挂在眼角的眼泪如一个铅球狠狠砸在了我的脚下。

  刘浪终于不笑了,只是面部很扭曲地说:“我要跟你说个事,很严肃地说。”

  虽然我认为自己足够淡定,可我的心里像有一只小鹿在乱撞(这不是肥皂剧里的女主角看见男主角时的感觉吗?),我感觉天地间变得浑沌不堪。虽然不少家长都因分错班在四处抱怨,但我和我妈都被这出乎意料的分班吓得一声不吭。

  其实好像还真不关她的事,是我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掉了出来被邹老师看到了。而我没来得及下QQ与删短信。满当当的的短信让邹老师有了没收手机的理由。

  我心中有些窃喜,看来这个赌我是赢定了,可想想今后不能和周同伴了,我的好心情一下子被冷水浇灭了,还带着“嘶嘶”的声响。周毫不费力地拍拍我的肩膀(因为她比我高了一个脑袋!):“你可真好,说不定会分到邹老师那班呢。”

  在邹老师没收了我的手机后,我悲愤地把刘小三骂了一顿。

  “那不是挺好的吗?应该也不会差啊!那你看到我的名字了没有?”

  我走过去狠狠踢了他的腿肚子,他疼得捂住了脚。

  (二)分班风云

  我瞟瞟伍婧媛,她还沉浸在美好的交流中:“看见了关我什么事”?我对他笑笑。

  “哎呀,不就是那个名气最大的肖老师被调到C市工作去了,刘老师就是她上届搭档的一个英语老师!”

  第二节课下课,刘小三叫上我说要一起去买农夫山泉。想想好久没有下过楼了,我勉强地点了点头说,叫上小花吧。

  当我正在低着头纠结自己的体重的同时,我的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我愤然抬起头说:“刘浪,你找死啊。”我的眼前却出现了周一脸不满的样子:“什么啊,你的字典里是不是只有刘浪这两个字了?”。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没啦没啦,我家周可比刘浪那臭小子漂亮多了。”不过,身高倒是跟他差不多。

  (十九)小花可真不识好歹

  “刘老师?那个刘老师啊。”

  难道翻白眼就是很严肃吗?我转过头看着伍婧媛的方向说:“行啊,我们两个出小卖部说”。说完我就走出小卖部,小卖部和学校大厅只有几步的距离,刘浪一个大步就追上来。

  “怎么啊,妈?”我摸了摸我的肚子。可看着老妈充满恐惧的双眼,我心里一阵不好的预感,我大叫一句:“不会吧!”

  一阵收拾书本的声音,直到远去的脚步声消失了后,我才敢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怎么这么倒霉啊,一大早的就看见他们抄作业,又要难做人了!

  与此同时,我的妈妈一脸惨淡地走了过来,甚至没看到眼前的是我,“砰”地一声撞上了我,我竟然看见她被我微微地弹了出去!

  第二节课下课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小卖部里人潮人海好像随时会把我淹死。刘小三可不管那么多抓着我的手就钻进去了,我感觉快要窒息了。当我脱离人群的时候,我大口大口对外吸气,刘小三却顽强地在人堆里寻找自己的猎物,此时我看到伍婧媛和罗小花站在学校大厅里依旧“笑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