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天真烂漫地朝我笑了笑,并招着手要我进去,我为难地扯扯我崭新的米奇书包上的肩带。对她摇了摇手。

  其实好像还真不关她的事,是我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掉了出来被邹老师看到了。而我没来得及下QQ与删短信。满当当的的短信让邹老师有了没收手机的理由。

  要是换做平常,我实在很想吐槽,

  下课后,我的视线依旧透过玻璃窗停留在外面的世界里。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最后还是我们四个下了楼,怎么是四个了呢?很不幸的是,当我们叫小花下楼的时候,她正在和伍婧媛聊得十分热火。有一种食物反胃的感觉!我故意冷落她们,而是和小三走在了前面。小三似乎意识到什么贴着我的耳朵说:“小花可真不识好歹啊。”我耸耸肩表示不在乎。

  就当我的视线收回的时候,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我妈像个女英雄一样拽着我,而我就是那头可怜的小怪兽,然后她把我推到班里,再然后不知她从哪变出来一张桌子。她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就坐这了,谁叫你走,老妈扛着!然后她风风火火的给我留下个背影。其实我一点也不意外,我知道我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性格,我更知道她从小对我说的:“妈妈可以为你赴汤蹈火,只要你幸福”这句话也是24K纯金的。

  我走过去狠狠踢了他的腿肚子,他疼得捂住了脚。

  也许你认为一个小小的分错班插曲,在我美好的人生里根本就不算的了什么。可这就像一盘棋局,如果我现在走错一步,我的棋局也许就会输得一塌糊涂。

  难道翻白眼就是很严肃吗?我转过头看着伍婧媛的方向说:“行啊,我们两个出小卖部说”。说完我就走出小卖部,小卖部和学校大厅只有几步的距离,刘浪一个大步就追上来。

  我很胆怯,我想出去,我跟这热闹的班集体格格不入,尽管我坐在讲台旁。我感到很不自在,这并不是因为我坐在一条坏凳子上,我想只要我稍微一用力它就会悲惨地分成两半,所以我一直用两只脚撑着我的重量,就像在做下蹲。而是因为,我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我,就像一根根刺插在我的身体每个地位。我想如果有形象比喻的话,那就是:我感觉我变成了一株仙人掌。

  我瞟瞟伍婧媛,她还沉浸在美好的交流中:“看见了关我什么事”?我对他笑笑。

  然后他没带扩音器极为洪亮地说:“接下来,谁愿意去领书?”

  “行。你记得你答应我的啊。”刘浪眯着眼就从伍婧媛身边走过去了。他没看见伍婧媛,可我相信伍婧媛是看到了的。我又返回小卖部跟刘小三一起回了教室。

高一:肖一笑

  而伍靖媛这个纪律副班长,每次老师追究她为什么不管理班级的时候,她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把我记个名交差,然后下课了就会哄我说对不起之类的。

  此刻,我异常能理解这些作者的心情,所有忧伤都不可能用一笔一划就能描绘出来的,只能拼命有华丽的辞藻来让读者感同身受。但抱歉,针没刺到他,他永远不知道疼。

高一:肖一笑

  全班只有我一个女同学举了手。

  第二节课下课,刘小三叫上我说要一起去买农夫山泉。想想好久没有下过楼了,我勉强地点了点头说,叫上小花吧。

  我偷偷往教室里看了一眼,有一股羡慕之情从我心底油然而生。我羡慕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我感到他们是如此的幸运,就像罗可依。罗可依是我的小学同学加闺蜜,与周并称。此时我还需要裂开嘴与她笑笑,甚至举着手向她挥了挥。感觉我是有多么的快乐。

  (十九)小花可真不识好歹

  许多作者都喜欢浓妆艳抹地把天空写得蠢蠢欲动,好像是要砸在主角因忧伤而显得不再那么精致的面孔上。而当奉康欣准确的吐槽说:“怕什么怕,天塌下来,有我们这些高个儿的扛着呢。”当然,当我知道这种精辟而又不失风趣的吐槽,已经是在三年后了。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三)我就是不扎人的仙人掌

  转眼间我的座位从三组换到了九组,从四楼的窗口偷偷看下去,可以看到几个男生在光着膀子打篮球;可以穿过一个操场看见对面教学楼里周和几个女生笑笑咧咧;可以看见教导主任梳着油亮的头发穿过操场;又或者可以看见几个学生往老教学楼后的厕所不要命地奔去。总之,坐在九组的福利还是蛮多的。

  他清了清嗓子,顿时班里变得鸦雀无声。接着他扶了扶眼镜打探着我们每个人说:这里就是267班了,我希望你们能爱护它尊重它,让它成为最好的班级。我松了一口气,扭了扭自己因支撑已久而酸痛的脚。

  这世界太黑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