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动情谁该死”魅夜的话依旧在冷佐熙耳旁闪过。

陈伟霆平时多数住在近郊的排屋里,偶尔才会回老宅,今天正好赶上家中有事。这会儿他正洗完澡看书,听到客厅里仲伯能大呼小叫的声音才出来。

  娇小的身躯陷在宽大松软的床上,原本缠在身上的粗布条早被女仆换了下来替她穿上的是件价格不菲的粉色睡衣,湿漉漉的头发散乱着,人儿身上薄荷的香味直冲冷佐熙的嗅觉,原本好看的柳叶弯眉皱成了一团,粉色的薄唇中不停的说着胡话。

无标题文章。“陈伟霆!你哪呢?给我滚出来!”

  冷佐熙眼中闪过一丝怜惜,“该死的”冷佐熙懊恼的冲进浴室,来浇灭腹中的欲火。

陈伟霆穿着宽松的睡衣,刘海柔顺地贴在额头,金边眼镜架在鼻梁上,看着仲伯能怀里低着脑袋左摇右摆的人,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别碰我,别碰我。”南宫颜尖叫着醒来,看着陌生的环境,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南宫颜的第一个想法是‘逃’看着身上的粉色睡衣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最讨厌粉色的了”南宫颜不满地嘟囔着。“是吗?那我下次给你换件蓝色的?”冷佐熙不知何时站在了浴室门口看着刚起来的南宫颜。

“给你!我管不了他!你帮着带一晚上断断奶吧!”仲伯能把鹿晗往男人怀里一扔,无比愤懑地掸了掸皱得一塌糊涂的西装,气鼓鼓地走了。

  南宫颜一惊,坏了被发现了。跑。。。南宫颜飞快的跑向落地窗,打算从窗户逃走,可以冷佐熙比她更快早一步到达窗口堵住了她的的去路。一个没刹住南宫颜就撞上了冷左熙的怀抱里,冷佐熙揶揄道:“这么着急就投怀送抱啊,不过我喜欢”“看着这张比女人好看一百倍的脸,她竟然摸了上去,”好滑的皮肤啊!比我的皮肤还好”冷佐熙脸一下子就黑的下来。

陈伟霆闻了闻鹿晗身上的味道,随即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把鹿晗往上提了提搂住。

  该死的南宫颜你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吗!

“少爷,需要派人把这位先生送到客房去吗?”顾知鸣站在一旁询问。

  “你”南宫颜大囧。想了下当下的环境,立刻变了脸。推开了冷佐熙

“不用,我来就可以。顾叔你们都去休息吧。”陈伟霆摇头,弯腰抱起鹿晗就往楼上走。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南宫颜用手指着冷佐熙的鼻子,冷佐熙看到了南宫颜手腕上的刺青。冷佐熙问:“你是泪魂的人?”“你是谁?”“我是谁不重要,问题是你怎么得罪了焰门也就是我的死对头”“夜凌?雁门的死对头。也就是说你是血魄的人喽”

他把鹿晗平放在躺椅上,给他脱衣服。鹿晗的衣服没有呕吐物,可一身酒气和汗,洗干净了才能上床。陈伟霆很清楚他有洁癖,对床尤其看重。

  黑帮有三帮立天下:老大血魄,老二焰门,老三泪魂。传闻老三是名女子。谁也没见过她的真面目,冷佐熙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到她。

脱掉上衣后,鹿晗突然酒醒,用力推开了他,赤裸着上半身坐了起来。

  “那我为什么被夜凌绑架,又来到的你血魄?你是不是在骗我?”“你可以不信!”“呵,那我就先走了,我会查清楚事情的原因的!”“你以为你想走就走吗?”“那么你就是软禁我?”“你以为血魄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吗?你太小看我了,女人,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你是…谁啊…别…别碰我…呃!”

  呜呜,怎么都没人赞啊?!是不是没人看,小妖要考中考了没多少时间写了,你们都不来看!!!呜呜

他一直摇晃脑袋,努力想睁开眼睛,可视线里全是重影,只看到有个人坐在他身边。见对方不回答,他试图去抓他的手没成功,干脆往前扑了扑。

高一:良人未归

“抓到你了!”他带着醉意笑起来,就像捉迷藏赢了的孩子。对方手掌有他熟悉的触感和温度。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他攀着对方的肩将脸凑了上去仔仔细细地辨认。

“先生,是您吗?”他终于看清了这人,“真的是您啊…”

鹿晗两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他眯瞪着眼,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怎么喝酒了?”陈伟霆的面色有些沉,还是张开手接住了他。

“刚才…呃…遇见了熟人…呃…仲哥说,我要在圈子里…搞好人际…呃…人际关系…”鹿晗猫一样往男人身上蹭,窝在他怀里缱绻傻笑,“您最近…怎么不来看我…”

白玉般细长的脖子上绕着一个铃铛配饰的短链。

“这是仲伯能给你戴的?”陈伟霆的手温柔地在上面摩挲。

去年仲伯能心血来潮加盟珠宝行业,便和一个老相好共同推出了这款“猫恋”,意为命中注定的艳遇,意指情人。设计不算特别突出,胜在寓意好,数量凤毛麟角,受到不少人的追捧,很快就有价无市了。

链子在晃动中发出细微清脆的铃声,鹿晗头发凌乱地从他怀里抬起脑袋,“是啊…呃…仲哥说,这可是个…呃…大牌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