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因为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卓牧闲在写《韩警官》和《朝阳警事》时会比较轻松,隔三差五能去派出所或刑警队采个风,上午构思,下午就吭哧吭哧下笔了。

在卓牧闲看来:“网络作家要有社会责任感,也要有社会担当。”通过大量真实案例并结合想象,他在《韩警官》《朝阳警事》中创作出的各种警情故事都是很有时代感的民生事件:土地房产拆迁纠纷、外来人口清理、社区综合治理、城市暴雨水灾、买房、骗贷、制售假证、城管、广场舞老人、朝阳群众、网红最帅民警……读者读到的也不只有家长里短,还有由主线人物韩警官体现出的如何将法制观念、政策规则、政府诉求落实于最基层的工作。

“一次我无意看到一本起点中文网的网络小说,看完之后就成为起点中文网忠实的读者。”卓牧闲笑言,因为网络小说是连载的,每天都要等更新,他就想为什么不能自己写一本呢?于是就从一个起点中文网的读者变成了起点中文网的作者。

为了展现基层警察最真实的工作与生活状态,卓牧闲不仅去了很多派出所、监狱采风,还与时俱进地关注了各省市九十多个公安局的官方微博和官方微信公众号,“我们现在的公安宣传比以前好了很多,我不用跑来跑去就能看到他们每天抓了什么人、办了什么案。”

他的“警务小说”还特爱写那些基层普通民警的小事。比如《朝阳警事》一开篇就写警察韩朝阳被安排到朝阳警务室值班,帮群众抓三米长的大蛇、阻止小孩下河游泳、调解拆迁纠纷等等。用他的话说,他想写基层民警真正的故事。

即有原则、又有手段、又不戳心,卓牧闲创作的警察小说对政府部门之间存在的弊病揶揄而有分寸,不失为政府基层工作的好教材,人气与口碑急速飙升。《韩警官》随后荣获第一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优胜奖,并入选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2017网络文学年度作品榜男频榜;《朝阳警事》也获得了第二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二等奖,两部作品的IP改编价值亦备受影视圈认可。

“通过他们的故事,让读者了解甚至理解基层警察,这让我极具成就感。”卓牧闲说,“当然,写《朝阳警事》对我而言也是一个挑战。主角出场是一个普通的社区民警,一直写到完本依然是一个社区民警。其中没有重生、穿越、异能那些,也没有太多感情戏,这就需要精心构思情节,精心打磨每一个小故事。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锻炼。可以说没有写《朝阳警事》的经历,现在真写不了更具挑战性的故事。”

日前,现实主义网文大神卓牧闲与上海政法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上海大学中国创意写作中心研究员张永禄,起点中文网副总编辑、阅文集团都市现实短篇频道负责人李晓亮一道做客陕西北路网文讲坛,畅聊网文的现实主义创作。

而之所以热衷于警察题材创作,与他写作前的亲身经历密不可分。“我有许多战友转业在公安系统,后来从事法律服务工作也新交了许多警察朋友。当看到许多网民对警察不了解,不理解,甚至有所误解,就感觉应该写写我身边的那些警察,让网民知道现实中的警察是什么样子的。”

“前不久我们淮安市公安局破了一个奇葩的案子,有一个犯罪嫌疑人居然从办假证的地方伪造了一张中国银行存折然后跑到银行去取钱。”卓牧闲笑道,“你看小说时可能会质疑怎么会有这么脑残的嫌疑人?但是现实中他就是存在的。”

比如主人公韩朝阳在现实生活中的原型是海安市公安局某派出所的年轻社区女民警。卓牧闲在小说中改了性别,把最美警察变成最帅警察;韩朝阳去大西北交流遇到的何所也有原型,何所“骂死人”和“吃羊肉”的故事也是真的;顾爷爷也是武汉市基层民警中的一位老同志。

卓牧闲来自江苏南通,在投身网文创作事业前,卓牧闲当过兵,参加过1998年抗洪,后来从事法律服务工作,因此结识了不少基层干警。他直言早年网络舆论对于警察十分不友好,表示创作《韩警官》的初衷便是希望通过小说告诉读者“现实中的民警是什么样子,他们有多么辛苦,他们的工作有多么危险”。

卓牧闲一直忘不了一位派出所长。这位所长只比他大四岁,因为连续加了三十多个小时班,积劳成疾,永远倒在工作岗位上。

卓牧闲也赞同道,尽管这几年网络文学在政府引导下出现了一个现实主义创作的小高潮,但其中是否能诞生给人类带来精神指引的经典之作仍未可知。“作为作者,一方面我们要生存下来,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有自己的创作理念,对写作有更高层次的追求。” 卓牧闲说,“虽然我是写网络文学起家的,但最后我成了一个严肃文学作家,说不定会有这样一种可能呢?”

“我格外偏爱小人物的命运与故事,这可能与年龄和经历都有一定关系。我出生于1978年,小时候过过苦日子,亲身经历和亲眼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不只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也体现在一个个普通人身上,有的通过辛勤劳动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有的通过拼搏在事业上获得巨大成功,由点及面,把这些人的故事写出来就能体现出这个朝气蓬勃的伟大时代。”

“今天我们看现实主义,无论是《韩警官》还是《大国重工》,文风都是很自信、乐观、明朗的,从小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民族在走向强势过程中的自豪感和自信心。这种网文风格的变化也代表了时代的变化,看到中国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老百姓内心是充满自豪感的。” 李晓亮相信,虽然我国网络文学起于幻想,但在未来的20年内,现实主义题材的比例会与幻想题材旗鼓相当。

有趣的是,因为《超级警监》《韩警官》《朝阳警事》等小说采用传统文学写法,被很多读者戏称为“土著文”。对此,卓牧闲回应道他写的全是“小人物”的故事,风格也偏传统,但他的所有作品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统文,而是融入网文元素的故事。

“网络作家要有社会责任感,也要有社会担当”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指导、阅文集团主办的网络文学征文大赛,至今已成功举办了三届。打破此前网络文学“玄幻独大”的模式,大赛极大地推动了现实主义网络文学小说的创作。从自己熟悉的行业入手很好地弥补了网文作者们在写作经验上的欠缺,质朴的文字与详实的故事依旧能触动人心,引领了起点中文网警察小说创作之风的卓牧闲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高中毕业后卓牧闲参军,正好赶上98抗洪,然后考学,复员之后从事法律服务工作,但一直保持着阅读和写作的爱好。

图片 1

他进一步透露,正在创作的作品是一部以清朝咸丰、同治时代为的背景的历史小说。 “之所以转这个型,主要是觉得现实主义不能局限于现实题材,我想试着把现实主义带进历史分类。”卓牧闲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现在写作在他的生活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甚至于有时“顾不上家庭”。“连我爱人和孩子们的生日都记不得,好在家人尤其我的爱人非常支持我。”

上海政法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张永禄则指出,现实主义创作经过野蛮生长已经进入了一个作品内涵的发展期,一个国家介入引导的规范期,“我们今天的现实主义文学也是要强调主流价值的,它拥有寓教于乐的功能。”因此网文作者在创作现实主义题材时,也不能只是对生活进行简单的描写转述,还要为其注入思想能量,实现艺术性上的超越。

卓牧闲出生于江苏海安的一个农村家庭,儿时电视都很少看,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就只有书和报刊杂志。“农村的书也很少,所以我特别珍惜看书的机会,一本书甚至能看几遍,渐渐地爱上了文学。”

在起点中文网副总编辑李晓亮看来,卓牧闲小说的走红,贵在紧密连结了读者的日常生活与情感。在创作现实主义题材方面,网络作家也要比传统作家更具优势。来自各行各业的网络作家不仅能从作者自身的经历、采风取材创作,还能在写作过程中获得来自读者提供的素材和和细节,使得作品更丰富、更生动。

在目前所有的作品中,卓牧闲自己最喜欢的是《朝阳警事》。“这本书不只是贴近现实,写的其实就是我们身边的警察,书中的人和事都是根据真人实事改编的,在现实中都能找到原型。”

除了《朝阳警事》之外,另外入选的齐橙的《大国重工》、wanglong的《复兴之路》、吉祥夜的《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及舞清影的《明月度关山》都是现实题材作品。

对创作影响最大的不是文艺作品,而是生活